<optgroup id="ynlel"></optgroup>
        <span id="ynlel"><sup id="ynlel"><object id="ynlel"></object></sup></span>

        <optgroup id="ynlel"><li id="ynlel"></li></optgroup>
        <ol id="ynlel"><blockquote id="ynlel"></blockquote></ol>

          打造精品酒店資訊榜,匯聚全新城市目光

          超小眾目的地酒店,如何點亮邊緣地帶的高光時刻?
          2021-11-19

           悅榕集團旗下新品牌悅柳全球首店近日正式開業。

           這家酒店既沒有選擇那些悅榕莊其他品牌酒店已布局的城市及目的地,也沒有落子在一二線城市的核心板塊,而是坐落于浙江湖州的一處千年古村落——潞村,盡管毗鄰世界絲綢之源“錢山漾遺址”的潞村文化在線,風光也佳,但于酒店來說,還是冷門之地。悅榕集團將其新品牌全球首店“安放”于“偏僻角落”,似乎是下了決心要做開創者,而非跟隨者。

           事實上,懷有這番心思的品牌及酒店并非唯此獨家,那些將初舞臺藏匿于山水、海岸、古村落內的超小眾目的地酒店,正以創建者的身份,推開中國山河之源、隱士之鄉,平衡著排他性與包容性的較量,譜寫著原生文化影響下的“逆時代潮流”。

           悅榕莊:世外桃源發現者

           湖州潞村悅柳酒店位于湖州市城南7公里的潞村錢山漾遺址(距今4400年至4200年,是人類絲綢文明史上極其重要的一個古文化遺址,發掘出土的絹片、絲帶、絲線是迄今世界上發現的最早絲織品)。2015年6月,錢山漾遺址正式被命名為“世界絲綢之源”,潞村還擁有濕地資源及典型的江南水鄉風光。

           或許因為這樣的契源,在不斷探索絲綢之路的價值之際,回首上千年的絲織文化源點,以及優渥的自然環境條件,潞村均與悅柳的品牌主張——自然休閑返璞歸真一拍即合。最終,湖州潞村悅柳酒店以蠶繭般的建筑造型,“安臥”于濕地一側。

           全球首店選址潞村,與其說是悅柳的大膽,不如說是深入骨子里的“隱世基因”。1994年開業的首家悅榕莊,就是建立在泰國普吉島邦濤灣的一處廢棄錫礦之上。為了對這片錫礦進行生態修復,悅榕莊花了近10年的時間,種下了7000棵樹木,讓一塊不毛之地幻化成了熱帶私家花園,也順勢開啟了悅榕莊的發展歷程。

           延續了在泰國對隱秘之地的偏愛,悅榕集團在中國的第一家分店,同樣讓人記憶深刻。即便是創始人何光平在之后的采訪中也坦言,香格里拉仁安悅榕莊的成功,誰也沒想到。

           大多進入香格里拉的國際高奢酒店們,會選擇在獨克宗古城以及香格里拉市區之外,深入香格里拉腹地建設酒店的品牌,依舊屈指可數。因此,2005年于香格里拉建塘鎮開業的香格里拉仁安悅榕莊,一下子就驚艷了整個旅游大住宿業。

           在何光平看來,“在這塊未經發掘的土地上,有著直聳云霄的山峰,生態的多樣性以及豐富的文化底蘊,這是僅有少數旅行家曾經涉足的夢想之地?!睂嶋H上,仁安悅榕莊所在的建塘鎮,不僅僅見證了少數旅行家的夢想成真,作為茶馬古道的必經重鎮的建塘還見證了那些行走在茶馬古道上的馬幫隊伍的興衰起伏。

           可以這么說,悅榕莊自誕生之處,便具備了“在地新生”的能力,即便是在海拔3300米的建塘鎮也不例外。

           為了更好地吸納道地的西藏文化,仁安悅榕莊沒有選擇重新修建房屋,而是在當地挑選購買了幾棟至少有30年歷史的農舍。每間農舍都被小心翼翼地編號分拆至酒店在仁安河谷的新址,再以傳統的打樁和嵌接手法重新組合,幾乎沒用到任何釘子、螺釘或螺栓。在整個建筑過程中,更多依靠的是一支技能熟練的當地團隊智慧與人力。原有的藏式小屋被改遷成酒店別墅后,每間別墅的門口仍貼上了原屋主的名字,以此為房間命名。

           居身其中,復雜紛陳的木雕、爐煙裊裊的壁爐、宏偉的梁柱及木制的陽臺,目及之處的物件皆在將建塘鎮當地人千古留傳的生活方式向住客娓娓道來。

           安嵐:譜寫隱世詩境

           無論是2019年開業的寧海安嵐,或是前不久開業的新昌安嵐,安嵐的選址總是能夠出人意料。不過,他們都有一個共同之處,就是選擇的雖然都是隱世圣地,但背后卻有著濃厚的詩境人文背景。目的地小眾性,甚至無人問津,但安嵐仿佛是具有天生的歷史感、開創力、發掘力。他們是天生的酒店探索家,在詩境和歷史中跳出華美舞步。

           相較于象山等沿海熱門目的地,位于寧波南部的寧海盡管坐擁豐盈自然與人文資源,卻偏偏知之者甚少,如隱士般低調。但這里卻是一代“游圣”徐霞客出游的起始點,《徐霞客游記》開篇第一句便是,“癸丑之三月晦,自寧海出西門,云散日朗,人意山光,俱有喜態“。酒店則是藏身于寧波寧??h的深山腹地南溪山岙之中,國家級森林公園的標簽,讓寧海安嵐隱而不偏。

           寧海安嵐靜臥于寧海天明山,在這里“山中有城,城中有山,山連著水,城靠著?!?。居于其中,晨起看竹,煙光、日影、露氣,皆浮動于疏枝密葉之間……或許正是寧海自然環境這股子與周邊物件相融的勁頭,才孕育出了徐霞客以及其行萬里路,與天下山水相洽的行旅。

           自然而不失前衛的一棟棟別墅,如積木般堆疊,或居于山間,或臨湖而立。大堂內的大型竹制裝置吊燈不僅展現了寧海當地的竹編技藝,還與酒店外的竹海兩相呼應??头績鹊恼麎K竹篾席倒鋪在天花區域,與被觀景露臺引入室內的原汁原味竹林的山景撞了個滿懷詩意。

           有意思的是,作為國內的第二家安嵐酒店,新昌安嵐恰好選擇了浙東唐詩之路的起點——浙江紹興新昌。素有“一座天姥山,半部全唐詩”之稱的新昌,450多位詩人在這里流連忘返,留下1500多首唐詩。這成為中國詩歌史上的奇景,也讓新昌的每一條山水古道都蘊含了詩意,安嵐也再一次與詩意相逢。

           新昌安嵐坐落在素有“江南小桂林”美譽的穿巖十九峰風景名勝區旁,背倚渾然天成的陡峭山石,面朝韓妃江潺潺江流。不同于江南常見的山水風光,穿巖十九峰是以“雅、幽、奇、險”為特色的峰林型丹霞地貌,宛若江南煙雨蒙蒙中的一道閃電般凜冽的存在。

           東晉畫家顧愷之曾造訪穿巖十九峰,并形容它是“千巖盡秀,萬壑爭流”之地。新昌安嵐為了不浪費一絲一毫的美景,也為了讓住客更好地領略山水之間的詩韻,建設了一部206米的酒店“天梯”,乘坐登云梯可直達山巔觀朝陽云海、落日晚霞,領略“會當凌絕頂”之妙,強勢刷新了酒店奢華新標準。此外,大堂、餐廳、酒吧、別墅、健身房等全都采用整面全景落地窗設計,目之所及皆是山水。

           麗世:淺身小眾秘境

           從茶馬古道環線上的山居點綴,到廣西崇左的中越文化的巧妙融合,麗世酒店集團在中國的酒店幾乎都是身處秘境之中。這些酒店帶領人們穿越城市與鄉野,走近那些被忽略的迷人線路和目的地,然后為其旅行平添一份美好體驗。

           不可否認的是,茶馬古道并不小眾。但是避開那些早已炙手可熱的目的地,選擇棲身于絕壁懸崖之上的靜謐村莊,居于海拔2642米的起伏山巒和桃園山谷之間,以及在面對終年積雪的玉龍雪山卻常年氣候宜人的小壩子中,才是麗世“茶馬古道酒店系列”能夠收獲一眾擁躉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麗世山居到來之前,石頭城的標簽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盡管擁有險峻的地理位置,絕壁崖谷之上、臨江而建,卻只有百余戶人家聚居在一座高出江面200米的獨立的蘑菇狀巨石之上,過著人背馬馱的生活,鮮少開設酒店。然而,對于徒步愛好者來說,石頭城北面的太子關是一道天險。坐落于石頭城一隅的石頭城麗世山居,靜可讓人放眼眺望緩緩流淌的金沙江水和宏偉壯麗的山峰,動可前往太子關完成一次不可多得的畫中穿行之旅。

           桃花谷麗世山居坐落于麗江吉北科,是玉龍縣石鼓鎮的一個小村落,吉北科的“科”字其實是納西語中對地形的一種稱呼,意指“小壩子”。在這里生活的十多戶人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保持著傳統而古樸的作息。吉北科盛產雪桃,三月正是桃花正開的時節,正因如此,吉北科的山居取名為“桃花谷麗世山居”。擁有17間客房的山居就藏身于海拔2642米的起伏山巒和桃園山谷之中,廣闊由心。

           廣西崇左秘境麗世度假村及別墅,是麗世走出云南之后的又一新選擇。崇左獨有的喀斯特山峰倒映在水面與秀麗的明仕河風景,就像一幅在眼前舒展開的高清動態山水圖?,F代主義建筑的精髓加之與大自然的融合,半隱于喀斯特地貌的山石河川中。酒店的8棟主體建筑散落在明仕河的一旁,與群山一起組成了河岸邊優美的弧線。

           酒店,如何點亮邊緣地帶的高光時刻?

           對超小眾目的地偏愛的除了上述3大酒店集團之外,六善、星野以及安縵等不少高奢酒店品牌也有相近基因。有意思的是,也有一些酒店集團是通過不同品牌的單店,去實現與這些目的地的破冰和嘗試,如三亞嘉佩樂酒店選擇了靜謐的土福灣,避開了游人如織的熱門海灣,彌勒美憬閣獨居于藝術小鎮內并對本地陶藝、釀酒工藝和篝火文化予以空間的致敬與融合。

           酒店正在以不同的方式,努力點亮這些原本被視為“邊緣地帶”的目的地,并讓其迎來高光時刻。

           01 把控共融尺度

           一個有趣的現象,盡管這些身處超小眾目的地的酒店,無一例外都是現代化酒店,但是進入其中的方式卻略顯古樸,搖櫓船、山路等等。相較于高達幾億的酒店籌建費用而言,修建道路費用并不是無法負擔。但是硬面道路帶來便捷感的同時,卻將對秘境的那份期待也掃蕩一空。一位友人曾分享其前往安吉一處隱世酒店的心情,一條漫長的盤山公路,再加上后半程的路比較彎曲狹窄,車速大幅減慢。但是這種窺探秘境的心情,在加上山間的白茶芬芳,完全蓋過了路途的波折。

           因此,酒店可以藏身于遠隔塵世的絕美山海之間,但是需要把控與當地環境共融的尺度,道路交通如此,建筑環保也不例外。有些時候,迂回也是另一種前進。

           02 營造共生美感

           對于超小眾目的地而言,酒店是個聲勢浩大的“外來者”,無可避免地會對目的地本身的自然生發的美學帶來沖擊。尤其是一些現代化的建筑,在一片世外桃源中,需要思考以何種姿態顯現,然后融入其中,而不是突兀怪異的存在。仁安悅榕莊和石頭城麗世山居的答案是,當地原有的建材加上當地人的獨有工藝,佐以現代化的設施,最終實現本地建筑的在地新生,最大限度地消弭了現代化建筑與當地環境之間的差異性。兩家安嵐酒店的選擇,棲身于山林之間的別墅,更像是本就生于斯長于斯的“生物”,向目的地有所取的同時,也以不同的方式返還給目的地一些別樣的美感,最終營造了酒店與小眾目的地的共生美感。

           03 保護“避世”文化

           小眾目的地之所以被酒店青睞,有一個極為重要的原因是,龐大的渴望“避世”的都市人群。一如阿那亞·北戴河的領地上,那些堅持著“有品質的簡樸,有節制的豐盛”價值觀邏輯的人們,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也正因此,他們來到這些超小眾目的地酒店,渴望獲得的不僅僅是清雅的環境,更重要的是這些酒店能夠讓其心靈得到真正的休憩。

           六善在持續與獨一無二和驚艷美景的相逢之際,還提倡“No News,No shoes”(放下新聞,脫下鞋履),就是為了讓人們在身心均能遠離城市的喧囂。作為星野集團在國內的首秀天臺山嘉助酒店,則借助佛宗道源的獨特地理人文特色,為住客帶來了一場文化避世之旅。因此,保護目的地環境的同時,也要珍惜這些更珍貴的避世文化,因為這些才是目的地背后的避世靈魂所在。

           誠然,超小眾目的地是“稀有資源”,相對應的,能夠居身其中的酒店更是鳳毛麟角。幸運的是,或許正是這些看似高不可攀的條件限制,將一些“烏合之眾”攔在了門外,確保了酒店的品質。對于真正有能力進入其中,然后大有作為的酒店品牌而言,點亮更多的邊緣地帶,或將成為其終其一生的孜孜所求和重要使命。

           轉載來源:空間秘探 · 孟沙沙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高新區天府大道北段1677號3棟2層
          電話:028-83229999
          郵箱:sm@www.bydrea.com

          微信公眾號

          青城會

          Copyright ? 2020-2021 成都興城酒店管理有限公司 保留公司所有權利 蜀ICP備2021011526號
          老司机午夜精品视频资源,日本一区免费更新二区,V∧在线免费